生意?公益?青岛每年有2000吨旧衣服出口非洲利润可观

作者:和记h88官网 编辑: 来源: 时间:2019-03-10 16:09 阅读:

  青岛每年产生8000吨左右旧衣服。那回收来的旧衣服的去向又向何处呢?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青岛乃至全国旧衣服共有两大去处,环保再利用和出口,每一个去处都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,而大多数市民以为的“捐赠”并不是旧衣回收后的主要去处。近日,记者调查旧衣回收产业链时,发现这背后暗藏着众多故事。

  从街头回收到下游产业链,这中间的关键一环,就是分拣。近日,记者来到位于城阳惜福镇的衣再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,这家主要经营废旧服装回收、分拣的工厂,每天的旧衣分拣量在15吨左右,其中来自青岛的旧衣物有3吨左右,其余则来自全国各地。

  在分拣流水线日,记者去的当天,一辆拉有15吨旧衣服的货车刚从威海运送至此,一个6名工人组成的流水线早已准备好,等待分拣开始。“初捡主要分4大类、8小类,有冬装、夏装、毛衣、羽绒、大白(纯白颜色衣物)、二白(底色是白色)、擦机布、花棉毛等。”质检员郑梅告诉记者,分拣是废旧纺织品进入循环再利用的必经过程,这决定了废旧纺织品的利用程度,分得越细,被利用的程度越高。据了解,在国内由于还没有较高的技术手段能准确分辨出纺织品的成分,所以大部分是采用传统的人工分拣。

  “分拣好的旧衣物再通过物流运送到不同的下游工厂,其中主要是开花再利用。大白和羽绒服是高质化利用了,大白会被制成棉纱,羽绒服里的羽绒会被掏出后消毒再利用;深色纯棉织物,会被下游企业经过开花、纺纱等步骤,制成无纺布、大棚保温被、路基布、公路防护、填充物、汽车里的隔音棉等。”郑梅说。

  据衣再生相关负责人刘仁伟介绍,回收来的旧衣服中,有近80%用于环保再利用,这也是目前全国最普遍的旧衣循环利用方法,“这是物理循环利用法,其实最先进的是化学循环利用法。”刘仁伟说,这种方法能将废旧衣物通过化学手段将布片溶融,生成化纤丝,重新制成布匹。就目前来看,循环再利用环节的利润其实很低。

  据山东省废旧纺织品综合利用战略联盟理事长朱由恒介绍,青岛每年能生产10000吨废旧纺织品,其中废旧衣服占80%左右,所以青岛每年产生的8000吨旧衣物中,80%也就是6400吨左右用于循环再利用。

  记者了解到,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估算,我国每年在生产和消费环节产生的2000多万吨的废旧纺织品中,再利用率不到10%。但是如果能把这些纺织品60%回收再利用,一年能提供的化学纤维和天然纤维相当于节约了原油1880万吨,这个量已经超过了大庆油田年产量的一半。“而青岛一年生产的一万吨民用废纺如果得到回收利用,每年可以为国家节约3万吨原油。”朱由恒说。

  “青岛的废旧纺织品利用率大大高于全国废旧纺织品回收利用率,青岛的居民废旧纺织品的利用率能达到90%,得益于青岛有相对完善的废旧衣服回收体系,设施齐备、产业链比较发达,作为港口城市,旧衣服的出口率也较高。”中国循环经济协会长聘专家曲睿晶介绍。

  曲睿晶所提到的旧衣出口,是指将回收来的衣服中,八成新以上的夏装挑拣出来,打包出口到非洲等国家,这也成为目前青岛乃至全国旧衣回收后,除环保再利用外,最主要的流向。“青岛每年有2000余吨旧衣服出口到非洲,这占青岛每年民用废旧纺织品总量10000吨的20%左右。”朱由恒介绍,青岛分拣出的可出口的衣服,打包后发往广州,在广州装箱后通过海运运往非洲。

  在衣再生环保公司的厂房内,记者也看到了一间专门用于打包衣服出口非洲的车间,与分拣车间相比,这里更加整洁,几名工人将运来的衣物进行再分拣,按照70个小类再分拣后的衣服,再由专门的工人进行整理打包,所有打包袋都是透明的,每一包衣服约100斤重。工厂负责人刘仁伟介绍,这里的货物大约一个月出一次,一次的出口量在22吨左右。

  “衣服到了非洲后,开柜后会有经销商将衣服拿走,之后再分给下游的商贩,或者直接摆地摊卖走。”刘仁伟介绍,非洲的经销商论吨将衣服买走,再按件卖出。青岛的公司约按一吨5000元的价格卖给广州的出口公司,广州的公司再从中赚取差价卖到非洲,到了非洲经销商手中,一吨旧衣服的价格约7000-8000元。“中国的衣服在非洲很受欢迎,因为中国的衣服颜色比较鲜艳,符合非洲人的审美。在非洲也只有相对富裕的人才能买得起进口二手衣服。”刘仁伟说。

  曲睿晶说,上世纪80年代初,中国还是二手服装进口国,但经过改革开放的经济迅猛发展,20年的时间,中国迅速从二手服装的进口国转变成二手服装出口国,而出口的主要市场则是非洲等国家,目前中国每年向国外出口的废旧服装占废旧纺织品总量2600万吨的5%,最高的时候能超过20%左右。联合国贸易统计数据库的数据显示,自从2009年起,中国二手衣服出口量在全球二手服装贸易中迅速攀升。

  “其实在旧衣回收领域,正是这出口的20%带来的利润拉动了旧衣服回收,才养活这个行业。”朱由恒说,出口的利润占到旧衣回收整个行业的近乎100%,循环利用环节的利润最终要摊在旧衣出口里面,其利润微乎其微。“就像淘金一样,金子留下来后,沙子也顺带处理。”

  “这些规则还是欧美等发达国家建立的。”曲睿晶说,目前除了中国,出口旧衣服到非洲的国家主要是美国、英国、荷兰、日本、韩国等国家。其中美国在这个市场占有率达到70%以上,随后是日、韩等发达国家。

  “虽然出口量巨大,不过出口旧衣服在政策方面仍处于灰色地带。”曲睿晶说,相关法律条文中,都没有明文规定允许或禁止出口行为,这更多是一个惯例。山东慧勤律师事务所薛东龙律师说:“法无禁止即自由,我国法律没有明确禁止这一行为。所以,目前的出口行为并不违法。当然,这还要综合考虑衣服来源、企业经营资质、关税问题等来具体认定。”

  循环利用和出口是目前旧衣服回收的两个主要去处,那大多数市民以为的“捐赠”为何不在这其中呢?

  “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了,人们的物质生活得到极大提升,二手服装已经不受欢迎了,即使是在贫困山区,也会遇到同样的尴尬。”朱由恒说,再生资源企业也好,公益慈善部门也好,收来的衣服绝大多数捐不出去已经成为了事实,而且今后会常态化。这与中国人的传统思想有关,中国人不喜欢穿被人穿过的衣服。

  除了固有思维影响,成本也是一个问题,朱由恒说,此前他组织过一次为云南大理的学生捐衣服的活动,一吨衣服从青岛寄到云南,光物流花了2000元左右,再加上工作人员来往车费,最终花了近万元,“还不如直接捐钱或者买新衣服。”朱由恒说。

  “从环境治理和循环利用的角度来看,二手服装的最佳解决方案就是尽可能‘原衣化’降维市场化流通。”曲睿晶说,在国内供求关系、捐赠现状和出口利润的驱使下,出口成了旧衣利用和处理的重要途径,但公益的说法就要慎重,公益不能“挂羊头,卖狗肉”,但也不必“羞于谈钱”。

  曲睿晶介绍,自2011年开始,中国旧衣服的回收行业经历了爆发式的成长。大量资本开始进入到这一领域。行业的快速扩张,导致了从业人员水准的参差不齐,同时也给衣物回收这一产业造成了混乱。

  曲睿晶告诉记者,大洋彼岸的美国,其每年回收上来的废旧纺织品中,由公益组织回收的占到10%到20%。在这一过程中,美国的回收组织有出口二手衣服的商业化行为,其更多是为了克服回收、处理废旧纺织品的成本,最终在某种程度上促进社会整体的资源利用效率。而中国在旧衣回收的商业运营上,目前还与发达国家存在不小差距,真正有志于服务社会的慈善与公益团体受困于高昂的物流、运营等成本,难以为继,这也直接导致了中国废旧纺织品的回收困难。

  “与其纠结于捐赠衣物最后是否真正被捐赠这样的‘程序正义’,不如将关注点放在如何通过创新的旧衣回收商业模式,来达到提高废旧纺织品利用率的‘结果正义’。”曲睿晶说,现如今,中国的旧衣捐赠在国内完全是供大于求的情况,建立本国的先进的废旧纺织品环保循环体系才是当务之急。



相关阅读:和记h88官网